她一只手捂着嘴鼻

  澄迈:渔船渡江上学何时是尽头?

  

  同学们乘船渡江。海南日报记者记者计思佳摄

  11月6日下午4点放学,李婷(化名)和同学一起来到澄迈县瑞溪镇南渡江的金安渡口。她们都是瑞溪中学的住校生,每周五下午要坐渔船渡江回家,周日下午再坐船返校。

  每年7月台风来袭,连接瑞溪镇和金安农场的木桥要么被冲毁,要么被拆掉。在桥断的半年中,瑞溪镇100多个学生就只能坐船渡江上学。江水湍急,渔船上也没有任何救生设备,家长和学校都为孩子们的安全万分担忧。

  除了孩子们上学,两岸居民每日的出行也受阻,而且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十多年了。两岸的村民说,真希望政府能给他们建一座坚固点的桥。

  留守女儿做渔船返校,父亲心焦打电话求助报社

  坐船上下学?这在不少人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,对李婷她们来说却已经习惯了。瑞溪镇和国营金安农场有一江之隔,但瑞溪镇下辖的北洋、三多、罗浮、山尾4个村却如同“飞地”一样在南渡江北岸,与金安农场接壤。所以虽然北岸有学校,但因辖区不同,这4个村的学生还是要每周渡江,到对岸的学校上学。

  本有一座木桥连接着瑞溪镇和金安农场,但每年7月份台风来袭,木桥要么被冲毁,要么被拆掉,一直到第二年的4月份桥才能重新建好。“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十几年了,我们每年有大半年的时间只能坐船渡江,来回要10元钱,非常不方便。”瑞溪镇的村民们告诉记者,“一艘渔船上坐10来个人,摇摇晃晃的,非常不安全。”

  “爸,我挺害怕的。”李婷平时和爷爷奶奶生活,父母常年在汕头打工。父亲每次在电话里听到女儿这样说心都会揪着,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给报社打了个热线电话:“你们能帮帮我吗?孩子这样上学太不安全了,我很担心。”

  渔船上没有任何救生设备,一趟船拉十多个人

  6日下午,记者陪同李婷一起来到了金安渡口。

  下午4点半,原本冷清的渡口逐渐热闹了起来,瑞溪小学、瑞溪中学放学的学生陆续来到这里,一百来个学生等着坐船渡江。

  交钱上了船,李婷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。不到4平米的渔船内,加上记者,挤了11个人,没有座位,大家只能蹲着。渔船上有发动机,一开动冒出阵阵黑烟,正好熏到李婷脸上。她一只手捂着嘴鼻,一只手紧紧抓住船沿。

  渔船上没有任何救生设备,开到江面中央,水流变得湍急,船也不时来回摆动,澄黄的江水几乎和船身平行,有时还会溢到船内。每一次船身的颠簸,都会让李婷的眉头皱得更紧。“江中心最深处至少有三米。”船夫告诉记者。

  5分钟后,渔船颤颤巍巍到了北岸,岸边几十个焦急等待的家长,终于等到了一周未见的孩子。

  “十多年前连木桥都没有的时候,我们也是靠小船出行,出过一次事,船翻了,死了十多个人。以前还有大船来接送孩子,船两边有栏杆,今年连大船也没了,只能靠小渔船,我们家长能不担心吗?”一位母亲向记者表示她的担忧。

  提案说了十来年,问问迟迟没有解决

  罗浮村村委会主任李文几乎每天要坐船往返于罗浮村和瑞溪镇之间。“瑞溪镇在北岸的四个村和金安农场加起来一共有两万多人,除了我们村干部每天要去对面办事,学生们每周要上学,村民们还要去南岸卖菜、赶集,桥一断,让大家都很不方便。”

  罗浮村一位张大爷告诉记者,每次刮大风、下暴雨的时候,连渔船都不能开了,去对岸就只能做客车绕道永发,“这样一趟至少要10多公里,路上要花一个多小时。”

  既然年年修桥、年年被冲毁,为何不一次性多花钱修一座坚固的桥?李文探口气说:“我是镇上的人大代表,这个提案我们10年前就说过了,但就是迟迟没有解决。”

  中线高速澄迈出口路正在规划中,届时可以解决渡江问题

  金安农场社保科科长郑积谊告诉记者,木桥的修建、管理确实一直由金安农场负责,农场每年修缮木桥的费用都在10多万元以上。为了解决村民的出行问题,农场以前弄了艘渡船让大家过江,但是今年渡船的证件没有通过审核,所以没法开。“我们也想建一座坚固的桥,但农场的经营状况很差,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。”

  瑞溪镇副镇长曾德龙介绍说,出于安全考虑,镇上是明令禁止大家乘坐渔船渡江的,目前也只能建议大家绕行。



上一篇:在这方面它就很困难

下一篇:优德w88中文官网然而快乐的另一面是不容忽视的死亡威胁